未普评论:中共加紧迫害少数民族良知

2009-07-28

最近读了黄章晋的“再见,伊力哈木”,觉得这是一篇有助于了解新疆骚乱前因后果的、不能不读的好文章。许多网友和我一样,有同样的感受。可惜的是,大陆民众无缘阅读,因为这篇文章及其伊力哈木的博客都已从新浪网、百度等大陆门户网站删掉了,他们所能看到的只剩下“抱歉,您要访问的页面不存在或被删除”、“对不起,您访问的博客已经被管理员屏蔽”。

伊力哈木是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维吾尔在线创始人,他试图用现代媒体增进维族和汉族的彼此理解,用对话消融维汉的情绪对立。他不认同新疆独立,认为这不现实,和达赖喇嘛自1979年起就放弃西藏独立的理由一样。同样和达赖一样,伊力哈木也反对以暴力解决民族冲突,他主张维族应与汉族普通群众一起争取民主权利,他认为只有汉族人也实现了自由民主,维吾尔人才有可能获得自由民主。而维吾尔人今日的处境,正是整个中国缺乏民主,缺少自由的产物。
现在伊力哈木的命运,就像黄章晋文章的题目所暗示的一样,凶多吉少。黄章晋最后一次与伊力哈木联系是7月8日凌晨。伊力哈木告诉他: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在电话里听到我的声音了,因为主席白克力说维吾尔在线煽动暴力事件,而我没有煽动过暴力,我不可能煽动暴力,暴力和仇恨对任何人对任何民族都没有好处,谁都不愿意看到民族仇杀的悲剧。自那以后,伊力哈木就失踪了。有消息说,他已经被北京公安部门拘留。
伊力哈木经常批评新疆政府搞反恐扩大化而获罪于王乐泉和白克力,那他能不能因为是维族人可以受惠于“少捕少判、量刑从宽”的民族政策呢?当然不会,伊力哈木对此有一针见血的认识。他说,“一个维吾尔人,他去偷去抢去犯罪,没人管没人抓,但如果他去谈自己民族的历史、文化和宗教问题,去反映现在真实的民族问题社会问题,马上就会有人去抓他去关他。”“那些维吾尔的特权阶层,只管把我们整个民族当成自己向汉族人索取特殊权力利益的人质,那些汉族特权阶层,也只管把我们整个民族当成要挟中央的工具。”
伊力哈木失踪不久,藏族女作家唯色及王力雄发起联署,呼吁当局不应将致力于沟通汉维两族的伊力哈木当作敌人。他们提请当局注意,如果连伊力哈木这样的知识分子都会被当作敌人,请问谁还是朋友?如果除了奴才,全是敌人,中国的民族问题必定是死路一条。
山东济南回族作家安然响应了联署。安然从来认为“签名在中国既无效也危险”,但在唯色和王力雄的呼吁书上毫不犹豫地签了字。他说,这一次签名,不仅是为救赎所有少数民族无助、即将被消灭的灵魂而尽的卑微努力,也因为中国境内又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罹难!签名后,安然的电话被监听,行踪被监视,被公安请去“喝茶,”现在也去向不明了。此外,唯色因呼吁联署也被警察骚扰,并被迫失声。
伊力哈木、唯色和安然的政治识见并不亚于任何一位知名的汉人知识分子,但他们遭受的打压却常常是双重的。对付汉族的知识分子良知,中共惯用的伎俩就是给他们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对付少数民族知识分子良知,中共除了扣上“疆独”、“藏独”、分裂主义的大帽子,还有恐怖主义的大帽子。用恐怖主义作口实,中共即可为自己的政治镇压正名,也可让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问题免开尊口。
用国家机器打压坚持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是胡锦涛使用越来越频繁的手段。在新疆、西藏等地,其基本策略更是肆无忌惮:不能成为我的奴才,就将其打成敌人。鉴于此,伊力哈木、唯色、安然等少数民族公共知识分子,应当得到更多地坚持良知的汉人的支持与理解,也应当得到更多的坚守民主人权的西方国家的关注。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