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为民族而奋斗

民权活动家誓言为争取民族的权利与尊严斗争到底。

Ng Tze-wei 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0年5月31日

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Tohti)虽得到了在国外任教的机会,但是依旧坚持在中国生活和写作。(图片描述)

在去年七月乌鲁木齐爆发骚乱时被逮捕之后,居住在北京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才被大多数人知晓。他创办的关注新疆问题的中文网站“维吾尔在线”(uighurbiz.cn)也因“煽动言论和散布谣言”而遭到当局的抨击。

但是现年41岁的伊力哈木说17年前他已开始就维吾尔人的生存困境问题开始写作,从那时起政府采用的不同形式的监视与骚扰成为他及其家人生活的一部分。

去年两个月的拘留(在家和在宾馆期间他与外界的通信受到严格限制)是他到目前为止经历的最长的一次。从黎明一直持续到黄昏的“聊天”让他精疲力尽。偶尔,也会发生让人们觉得滑稽的事:上个月他本准备去土耳其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但在最后一刻被告知禁止出境。作为交换,他和他的家人得以到海南岛“被旅游”。整个旅游过程由政府安全部门的3名工作人员陪同,这些人都十分友好,甚至对他表示了歉意。10天后,即学术会议结束时,他被准许回到北京。

针对此次“被旅游”,伊力哈木表示极度的愤慨,他认为这是对“公民享受出国权利的公然践踏”,事实上,他从去年10月起已经错失了八次出国参加学术交流会议的机会。

伊力哈木时常用顺从的口吻描述对他的种种限制,并且一笑了之。

“我真正想做的是唤起维吾尔人的法律意识,推动国家的法治建设。”近二十年,他一直致力于此,这使他几乎破产,并且与前妻离婚,他离监禁始终只有一步之遥。

他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谈到,他于1991年起在中央民族大学任教至今先后任教过法律、经济,近来他接手了两门较为敏感的课程:《新疆人口资源环境与可持续续发展战略研究》和《中亚政治经济文化》。

“我不支持独立,我也反对流血。中国在发展,维吾尔人在为国家的进步做贡献的同时也可以从中受益。关键是要在新疆实现真正的自治。”伊力哈木说。

本月早些时候召开的新疆工作会议规模空前,会议就“实现新疆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期稳定”作出了部署。而伊力哈木对此持谨慎的态度,他认为仅仅提高国内生产总值是远远不够的。

“认真听取维吾尔人的需求和困苦”他说。他还再三强调,维吾尔人是最没有中国人长相的中国人,他们每天都在经历着歧视和排挤。

“我们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语言、文化和历史,但是鲜有汉族学者学习说维吾尔语或者了解我们。”西方学者则不同,他们怀着尊敬之情和开阔的胸怀研究国家和家乡。

198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明文规定民族地区需实现“真正的自治”。该法律应至少保证维吾尔语是新疆的官方语言之一,并且当地官员都应该学习它;当地人应从经济发展中获益。

实现法治和国内民族的互解是伊力哈木工作的两大基础。

“如果我是汉族,我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可能不会给我带来麻烦。但因为我是维吾尔人,所以被贴上了分离主义者的标签。”他说。

出生在新疆阿克陶(经核实应该为阿图什,译者注),大学他考入了东北师范大学学习地理学。他在民族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应为经济学硕士学位,译者注)并留校任教。在90年代初,伊力哈木就开始研究新疆的教育和就业问题。

数十年来,伊力哈木从来没有停止帮助在京经济困难的维吾尔族大学生、来京上访人员者和在京生活的维吾尔人。

2006年,伊力哈木创办了“维吾尔在线”网站。他坚持用中文发表关于维吾尔问题的评论和翻译有价值的中文新闻和法律。

伊力哈木1994年在民族大学开办维吾尔语沙龙,并于2003年起面向公众演讲。进行演讲时,他经常偏离主题谈论起与新疆有关的热点话题。演讲总是不能按照计划的时间进行,而且还要看学校的善意。

本月初,伊力哈木为30名听众(绝大多数是维吾尔族)准备了一次演讲,主题是关于新疆恢复网络服务。“现在当局以此为由来庆祝新疆开放网络,但是当初封网的法律依据又在哪里?”伊力哈木询问在座的听众。

“因特网对我们维吾尔人而言意味着什么?我们可以利用因特网学习我们的语言、历史和信仰,我们可以自由地写作和发表,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把我们视作极易受外部势力指使的愚昧的群体,那么封闭网络是否想延续这种愚昧呢?”

去年7月6日播出的一则新闻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称热比娅·卡德尔是暴乱的主要煽动者,而伊力哈木紧随其后。

在向中国政府伸出橄榄枝的同时,伊力哈木并没有使自己批评政府政策的声音变得温和一些,他也从不掩饰对沦为政权走狗的部分维吾尔人的蔑视。

伊力哈木在课上模仿曾经监视他的学生以及被他揭发后那些人仓皇而逃的举动时,引来在坐的听众的阵阵笑声。

当人们将他与热比娅相提并论时,伊力哈木会觉得很无奈。他不愿对热比娅这个人多加置评,他只说我和她不一样。

“我有很多次移居国外的机会,国外的大学给我提供了非常丰厚的条件,但是我选择留在中国”伊力哈木说。

“我愿意扮演两个民族之间的桥梁。移居国外,我的确能够享受到更多的自由。可是唯有在此,我才能接触到我的同胞并且为他们说话。”

他希望能够建立维吾尔问题研究中心,他也恳请政府能够允许他这么做,同时在国内设立相关基金。自掏腰包维持网站运营的伊力哈木一个月靠教学工作赚取800-3800元人民币不等的工资。

“国家有针对藏族、满族和部分人口较少民族的研究中心。为什么没有针对维吾尔人的?”伊力哈木质问。他说维吾尔研究中心可以独立或者为政府工作。

伊力哈木认为,对维吾尔人的非法管制和普遍缺乏了解是导致民族生活处境困难和 “7·5”的关键原因。伊力哈木说他有很多汉族朋友,可是绝大多数汉人对维吾尔人持双重态度,这很大程度上是由政府错误的政策以及媒体自相矛盾的描绘造成的。

以宗教信仰为例,“一方面,媒体谴责美国对穆斯林的政策,另一方面,在新疆问题上,媒体又立即站到政府一边,并称美国正在集结伊斯兰世界从而给中国施加压力。”伊力哈木说。

“政府针对伊斯兰的政策同样是很矛盾的,并且按照民族进行不同对待。例如,在回族地区有用阿拉伯语授课的宗教学校,在新疆却没有。”

“当然,像美国这样的多元社会对伊斯兰也有误解,可是他们毕竟有开放的舆论环境来谈论相关话题。”

“传统媒体很少报道伊斯兰,新兴媒体对伊斯兰知之甚少甚至对其持抵触情绪,网上对维吾尔穆斯林的不友善的信息就是真实的写照。”虽然新的法律规定网上的此类言论属于违法行为,但是至今没有被删除。

“政府自己把新疆的宗教事务政治化了。维吾尔穆斯林目前所面对的艰难部分要归结于全球对伊斯兰看法的改变,但更多的还是由国内形势所决定的。”

虽然明白如果自己依旧这么直言不讳,余生可能会在牢狱中度过,但是伊力哈木相信这不会发生。

“我依旧在大学开设讲座。根据我的研究,立法机关针对维吾尔流浪儿童已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请了议案。”

新疆领导人事变动也闪现希望。党委书记张春贤说要“更正过去的错误”。伊力哈木说,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而被逮捕的海来提·尼亚孜可能会于近日被释放。

作为昔日北京最富有的维吾尔人,伊力哈木不得不于2008年以半价卖掉了两套位于优越地段的房子,当时他处于安全部门严密的监视之下。他把绝大多数钱给了网站编辑和员工,以使他们移居国外。2008年,网站先后被叫停9次。去年7月,网站服务器被转移至美国。

频繁的警察约见已经给他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也曾考虑离开北京。他的第二任妻子已经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可是伊力哈木至今还没有见过他的孩子。去年,他被监禁后他的母亲也患上了心脏病。

“我的家人跟着我一起遭罪,我很痛苦,但是我不后悔。如果回溯历史,你会发现有人总是会为国家付出些什么。也许历史选择了我。我也是这么告诉我的家人的。”

伊力哈木的学生,21岁的穆塔力浦·伊明(Mutellip Imin)受到老师的鼓舞,决定在研究生阶段学习社会学。“如果没有人做此事,就不得不由我们自己来做。但是我知道这不是一条平坦的路”穆塔力浦说。

译者:维吾尔在线(中文为“维吾尔在线”首发,转载请说明!)
来源:维吾尔在线 (http://uighurbiz.net/bbs/viewthread.php?tid=230248&extra=page%3D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来源: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0/06/201006281430.s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